來歐後我居住在南法,和巴塞隆納做了鄰居。除去法國西班牙,瑞士是我在歐洲旅遊的第一個國家。

去瑞士源自一個誤會——其實是被easyjet的票價給欺騙了。當年初識easyjet,發現搭乘他家的航班去瑞士非常便宜,而且票價天天在漲,看了兩天後忍不住出手——之後看著票價持續飆升,心情舒暢,猶如買了日日漲停的股票。

高興不了兩天,開始訂酒店的時候才真正認識到瑞士貴價旅遊的真面目。不過機票已訂,後悔也無用,咬咬牙只好一條道走到黑。

那時候好窮,一次瑞士之行足以把銀行存款給掏了個空——不過非常值得,瑞士的自然風光,嬌媚無與倫比,去過之後,必不後悔。

第一次乘坐easyjet的飛機,居然被我搶到了一個破窗的位置。看著那用膠帶紙黏住的裂痕,心中忐忑,也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空姐,最後我竟是什麼都沒有說——現在想想,那時候也是夠靦腆的。

兩個小時的飛行顯得有點長,主要是比較心急,再者忌諱著身旁的破窗,落地後長舒了一口氣,第一站到了,Geneva(日內瓦)。

到酒店放下行李後就在城裡到處亂逛,直到夜幕低垂才回去休息。日內瓦給我的感覺非常乾淨舒服,河水清澈,在這裡,我第一次見到了天鵝(以前動物園見到的不算)。

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參觀聯合國總部,票價好像是25瑞士法郎左右(不確定),然後有導遊全程陪同和解說。有兩種語言可供選擇,英語和法語。當時法語比英語差多了,果斷選擇了英語導遊,最後有近一半的解說沒有聽懂。

參觀用掉了將近三個小時,臨走的時候還可以在接待處照相弄張“參觀證”之類的東西。回去後搬了幾次家,這張證件現在已經找不到了。

下午就在日內瓦內閒逛,整個旅程,只有這一天是好天。從下午離開日內瓦開始,雨天就一直纏繞了剩餘的全部行程。

大約下午五點的時候乘坐火車離開日內瓦,開始向小鎮Interlaken出發。

一上火車,淅淅瀝瀝的雨水就開始下了起來。不過雖然如此,沿路風格旖旎,美麗非常。雨水和霧氣,竟沒有打濕了興致,卻讓瑞士的自然風光瀰漫出了一股清秀又神秘的氣氛。

在Interlaken中逗留一夜,翌日前往另一小鎮Lauterbrunnen,也被人稱為瀑布鎮。

這裡的瀑布都不會很大,不過確實蠻多。比較主要的一條有路可供訪客爬上去。走到最上面的時候,有點想起花果山的水簾洞,當然,這洞口外的水簾,與那書中所述的洞天福地,自是不可匹比。

不知是不是因為空氣清新,在這裡健行非常舒服,走了兩個多小時,絲毫不覺勞累。

遇上濃霧,上到Mürren小鎮的時候沒有看到宣傳海報上藍天白雲配雪山的景致,卻墮入了另一種仙境般的迷離環境:不遠處嬉笑之聲,有小犬汪汪從雲霧中蹦出,一孩童尾隨其後。小犬見生人,一怔而轉入木屋背後,孩童則報以一笑,算作打了個招呼,然後大呼小叫地逐犬而去。

乘坐火車出發去Thun湖畔小鎮Spiez。

在小鎮中慢慢走了一圈,然後坐船去遊Thun湖。

之前坐火車和纜車的時候就經常看到湖,瑞士的湖水很綠,很清。

無論去那一座城市,只要有水,我總會坐船。巴塞隆納如此,馬塞如此,卡爾卡松如此,來到瑞士這個以湖之秀美而聞名於世的地方,如何可以錯過游船河?

接著閱讀《瑞士 · 回憶錄(下)》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