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行(上)

博物館之旅始於阿姆斯特丹的博物館廣場(Museumplein)。

一早起來天氣很好,霧氣散去,雲層散去,藍色的天空舒展開來,通透非常。

荷蘭所擁有的博物館密度居全球之冠。在這座廣場上,坐落著三座荷蘭非常重要的博物館,Van Gogh Museum(梵高博物館),Rijksmuseum(荷蘭國立博物館)和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現代藝術博物館)。

手上有五張博物館通票,三金兩銀。明天中午還有安妮之家的預約,後天早上的飛機回法國。時間非常緊張。(一張large版本的holland pass有三張金票三張銀票,若以圖案計,金票就是鬱金香票,銀票是風車票。不過我覺得用顏色來區分更加直接而已。金票的博物館比較重要,銀票次之。)於是今天打算逛三家金票博物館,上午Van Gogh Museum,中午連下午去Rijksmuseum,之後在Heineken experience關門前進去。這樣子明天就只有兩張銀票,去兩個小博物館,早上早早就去micropia,然後有時間好好逛逛運河,下午一點去安妮之家,估計兩個小時之後逛完再繼續逛阿姆斯特丹,晚上的時候去house of bols用掉最後一張銀票,順便喝一下雞尾酒,然後吃完飯再逛阿姆斯特丹夜景,順便再認真走走紅燈區。

貌似不錯的計劃,實現起來可就有點不一樣了。

首先是Van Gogh Museum。

Vincent Willem van Gogh (即文森·梵谷,又譯梵高)的大名,估計沒有什麼人不曾聽說過。他最著名最成功的作品,不是星空,不是向日葵,也不是自畫像,而是他自己。窮37個春秋,歷盡艱苦,顛沛,白眼與病痛,從分文不值到身價萬倍的Vincent,成就了一齣諷刺意味濃厚的劇本。一個才華橫溢的天才拼盡一生來畫畫,從被人唾棄到受萬人追捧,這由地入天的旅程殘酷得讓人窒息。終於他名成利就,國家族人以他為豪,人們在其畫作之下膜拜讚歎。這齣逐夢戲劇以主人公圓夢來收場——他成功了,可是他不知道,因為十年前,他死了。

死得那麼沒有尊嚴,那麼痛苦,那麼渺小。

博物館內記錄了他的一生,按照年份重現了那些激情和潦倒。文字和畫作在各自的展館交替上場,演繹了這個荷蘭瘋子的悲劇人生。

在博物館中漫步,穿梭於一眾評頭品足的看客之中,好奇時光若是退回到1890,有多少人仍會成為這個荷蘭男人的追隨者?

如同看完一部悠長的紀錄片,畫面鮮豔對白低沉。從Van Gogh Museum出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了。

天氣非常好,藍藍的天空白白的雲,連磚牆也顯得格外的紅——它們治愈我心中的壓抑。穿過博物館廣場,遠遠看見那座現代藝術博物館和雲朵一樣潔白,瘦長的身體橫亙在巨大的草坪之上——我只是匆匆路過,向著那座十九世紀的建築走去。

在I Amsterdam的字母前停步,有個玩肥皂泡的藝人甩出巨大而變幻莫測的泡泡,吸引著一群孩子互相追逐,最終把一個個飄飄蕩蕩的幻影一樣的肥皂泡拍破——狗卻在旁邊冷漠地看。肥皂泡在破裂的瞬間,炸出無數水霧,飄飄灑灑的四下散落。

在那串紅白兩色的字母面前,人群就如追逐蜜糖的螞蟻,不時地把字母覆蓋。

這座全荷蘭最大藏品最豐富的博物館,第一個把我吸引住的是入口處那棵變幻不定的投影聖誕樹。入口處和接待處設計得既簡約又宏偉,混凝土造的長條形大門氣勢莊嚴。

除了油畫,雕塑,館內還收藏有大量的古董藝術品,如迷你屋,模型等等。有audio解說機可以租。我是直接用館內配備的wifi下載了博物館的應用來收聽解說。

這個博物館非常大,走到太陽下山的時候還是沒有看完。如果時間充裕,又對歷史和藝術感興趣,在Rijksmuseum裏面就算用掉一整天的時間也未必夠。

在國家博物館裡待了太久,又坐錯了輕軌,終於來到Heineken experience的時候,遲了十分鐘——也就無法入內了。

既然如此,只好把此行程挪至第二天。

中午只是在超市買了個麵包啃,早就餓了,於是現在先去吃飯。

發現了荷蘭的中餐正宗之後,這幾天去的餐館統統都是中餐,於是在食物上好好地回了趟國。這回選了一家川菜館,味道很好,就是有點貴。三個菜結帳60歐元。

從餐館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全黑,其實卻七點不到。踩著飯後散步的時間,開始了慢悠悠無目的的亂走。

阿姆斯特丹的冬夜還算熱鬧,臨近聖誕所以到處都有燈飾。遊客們三五成群的從身邊走過,各國的語言此起彼伏。聖誕樹是城市的主角,遇不到才是意外。五顏六色的燈光與樹枝和建築糾纏不休。大麻的味道在某處就濃烈起來,提醒每一個街上的人,這裡是荷蘭。

巧遇了阿姆斯特丹的燈光節,於是沿著河岸看了一部份的作品。

今天好累,雖然總體來說只是在兩個博物館轉悠,可是來來回回也算走了一整天。旅行相對工作,是另外一種累。

第二天早早就去了Micropia(微生物博物館),幾乎是在開門的時候就到的。

形形色色的瓶瓶罐罐和各種各樣的培養液以及高倍放大鏡為我們展示了另外一個世界,配備文字,圖片以及視頻說明,使得各種各樣微小生物的形體和它們的生存方式在我們眼前表露無遺——我們生活的這顆藍色星球真的非常奇妙。

也看到用了三個月的牙刷上的污垢和毛公仔上的蟎蟲——早有所聞的事情今天親眼所見,感覺更加震撼。

掐著時間,一個半小時就離開了micropia。這個博物館不大,卻非常精緻,也可以學到許多東西,非常有趣。

有了前一晚上坐錯車的經驗,今天非常順利就到了Heineken experience。

一進門就獲發一手環,橡膠制,上面有兩個e字紐扣,一個紐扣代表一杯啤酒,在往後的參觀過程中可以換取。

進去後有特定的參觀路線,單向前進,不怕迷路。每個不同的展館各自介紹了Heineken啤酒製作的不同的步驟,或是有人解說,或是有視頻介紹,當然也有一些地方只有文字和物件展示。然後還有一段4D影片可以觀看。

用了兩個多小時,算是粗略了解了這個荷蘭品牌的啤酒。

雖然在網上預約了安妮之家(Anne Frank House)的參觀時間,但是聽說這裡永遠都人滿為患,所以心裡也是預備了要排大概一個小時隊的。可是運氣好好,沒有想到我們挑選的時間段竟然人數不多,我們排了不到十分鐘的隊就可入內參觀了。

裡面嚴禁拍照,書包要背在身前。過道很窄,房間很小,單向參觀。人們都非常守秩序,安靜地,一個接一個地慢慢前行。

氣氛壓抑得感覺像參觀某人的墳墓,事實是,這裡確實是十幾個人被丟入墳墓之前的最後庇護場所。

裏面陳列了許多珍貴的歷史材料,Anne Frank的書信,照片,日記和對不同的歷史見證人的電視採訪等等,從不同角度為參觀者重現了當時的人們是如何在這個“後宅”中躲避滅頂之災。

這座建築是希望與絕望的分界線,是夢想和夢魘的臨界點。

小女孩被家人和朋友保護著往前跑,在看到自由的光芒之時被抓住。

從昏暗的房子中出來的時候,灰濛濛的的天空變得明亮又充滿希望,呼吸自由的空氣是天底下最美好的事情。

那個照片上愛笑的活潑女孩,有兩個夢想——到美國拍戲,當記者寫字。

她最後沒有去到美國,沒有當成記者。可是她的一生被寫成劇本,在各處演出;她的文字被翻譯成各國語言,全世界流行。

她的故事不是唯一,她的故事折射出當時的社會狀況。在那些平凡的房子中,不知道躲藏了多少個家庭,多少個故事。由於沒有記錄,便在歷史的長河中沉默下去。

外面長長的隊伍,在街角處拐個彎又延伸下去,幾乎看不到盡頭。外面只有一度,霧氣又大,人們裹得嚴實默默等候,虔誠不可想像。

但願悲慘的歷史不會重演,戰爭不要再來,然而這世上卻總是有人唯恐天下不亂。

 

 

還有一個半小時左右天就黑了,抓緊時間看城市。

阿姆斯特丹,對於我來說,最主要就是看他的三條主要運河和數不清的橋,還有那些運河旁鱗次櫛比的房子。

即使沒有太陽,冬霧中的阿姆斯特丹也非常美。

天色暗下來了的時候,啟程去house of bols打算用掉最後一張銀票,出來後再去紅燈區,那麼行程即使有所變動,也算圓滿完成了。

可是天不從人願,house of bols竟然就在這天關門。

在紅燈區街口,有一家專門展示荷蘭性文化的博物館,叫Red light secrets。反正要去紅燈區,於是就決定去這家博物館,這樣就可以把最後一張銀票用掉。

出發之前,在離house of bols不遠的聖誕集市上買了炸魚和烤雞塊作為晚餐。Red light secrets開到晚上十二點,完全可以慢慢來。

這個性文化博物館非常有趣,也學到了不少東西,比如說性工作者的工作和生活方式,租用櫥窗的價格和需要辦理的手續等等。

離開紅燈區的時候來到這家蠻出名的薯條專賣店,於是買來試試——我覺得名過其實,真不怎麼樣,法國隨便一家餐館自製的薯條就完勝它。

第二天早上很早的飛機,順帶說一下,阿姆斯特丹的機場是我見過最不像機場的機場了。

道別了荷蘭這位蒙著面紗的冰美人——她是永遠的霧氣迷蒙——回到圖盧茲,一下子就覺得一切都熟悉了起來。南法的陽光,藍天,人們的笑容,還有那種連反恐都感覺隨便的慵懶態度,和荷蘭真的大不相同。

圖盧茲有一家我們很喜歡的壽司店,在等火車的幾個小時裡,就去那裡解決了午餐。

在卡爾卡松(Carcassonne),利用那一個半小時的轉車時間,快速逛了一圈它的聖誕嘉年華。很小,卻很歡樂。

荷蘭行(上)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