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要去德國,可是由於擔心安全問題,最終拿起行李的時候,目的地成為了荷蘭。

從Toulouse(圖盧茲)飛往Amsterdam阿姆斯特丹的航班,30歐元不到,非常划算。如果可以再早點預訂,票價還可以更便宜。

荷蘭是一個佈滿博物館的國度。來之前就在線上每人預訂了一份large版Holland Pass,帶三金三銀的博物館入場券,到了阿姆斯特丹機場後即可兌換,到時將省去排隊買票的時間並且也比較便宜。

阿姆斯特丹的水壩廣場(Dam square)和王宮的立面。

荷蘭是自行車的王國,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會用來作為交通工具。在阿姆斯特丹,被橫衝直撞的自行車嚇得幾乎都不會過馬路了。

博物館幾乎和單車一樣多,尤其是阿姆斯特丹。這裡什麼博物館都有,大的小的,形形色色琳瑯滿目,如果願意,逛博物館也可以逛上一個月而且不帶重複。
荷蘭是個特別開放的國度,黃賭毒在這裡完全合法。走在大街上,偶爾會聞到不知從何處飄來的濃濃的大麻味道,夜色降臨後還有那些站在櫥窗中擺弄肢體的女郎,這些是在其它歐洲國家所少見的。

冬天的荷蘭,對於遊客來說不是一個值得推薦的季節。因為日照時間很短,早上八九點太陽才遲遲露面,下午四五點就早早收工,五點多的時候滿大街已經燈光閃爍。

樹木的綠意無影無踪,城市的色彩在這個季節裡褪去了她的鮮豔。霧氣如阿姆斯特丹的單車一樣,毫無警覺的便從身邊冒出。

加上去的時候天氣也不好,陰天居多,不時還下幾場雨。這一潮濕起來,本來冷的季節變得更冷。於是整個旅程都在盼望陽光中度過——從前是從不覺得太陽的臉有如此可愛的。

第一天剛到阿姆斯特丹的時候,我們先把城市隨性亂逛了一通,然後就到中央車站對面乘坐渡輪去吃晚飯。

因為買了三金三銀的holland pass,但是來的時間有限,實在逛不完那麼多博物館,於是騰出一張銀票到一艘叫Pancake boat的船上去吃一頓吃到飽的pancake。

食物還是不錯的,不過我也吃不多——三個pancakes就已經到了極限。船開得飛快,沒有半點遊船的味道。兩岸是琳琅滿目的現代建築,在夜色中燈光璀璨,伴著河水拍打船身,和巴黎的游河比起來,另有一番感覺。

再坐渡輪回到中央車站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好久了,可是其實也只是晚上八點而已。

荷蘭的建築古今兼備,時間跨度從16,17世紀到21世紀,建築風格也包羅萬象。不過若是要看建築,強烈推薦不要在聖誕節的時候來,因為無論是在廣場上,還是在出入口前,總有那麼一棵巨大的聖誕樹杵在那裡,而且裝飾物也變多,那些閃光的小飾品把建築的真面目或多或少地給埋掉了。

第二天依舊陰天,霧氣好像還更濃了。九點多的時候出發去鹿特丹。時間只有一天,要看的東西卻很多,於是行程很緊湊。好在來之前已經在Google上把地點路線等標了出來,心中有底。省去了尋覓和迷路的時間,整個行程感覺很充實。

鹿特丹很現代,道路非常寬敞。騎車的人比起阿姆斯特丹來就少了許多,可能是由於路面寬廣的原因吧,反正走在路上感覺安全多了。

在鹿特丹我吃到了久違的中餐,特別是粵式的茶點實實在在地勾起了我思鄉的情愫。其它的菜式我沒有發言權,荷蘭的粵菜卻很正宗,那些『一盅兩件』質量上佳,即使回到廣州,要吃到這樣的質量也不是尋常酒家可以做得出來。

結帳的時候和這裡的唐人老闆聊了一下,許多都是小時就來,轉眼五十個春秋,現在已經兩鬢斑白。有的甚至是在爺爺那一代就已經來了。現在經營著家族生意,開商行的開商行,開餐館的開餐館。幾代人堅持著以前人們做生意的態度,誠誠懇懇地把華人在自己地盤中逐漸丟失的東西延續了下來。

聊天的語言是粵語。在荷蘭,粵語是一門可以在唐人街裡被廣泛應用的語言。諷刺的是,在廣州這個粵語的發源地,粵語卻被扣上『低俗』的帽子,孩子們被處心積慮地教育著離棄了他們自己的母語。而在香港,類似的情況也逐步嚴重起來。

語言和建築一樣,是文化的符號,是某個地方風土人情的反映,也是我們的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在一個地方生活,學會當地的語言是融入當地文化的首要條件。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竟然有人會以摧毀地方語言和舊建築為榮,為政績,不知道這些人日後如何面對自己的列祖列宗?

來到荷蘭,吃來吃去都是中餐。因為聽說荷蘭中餐很正宗,一試之下果然名不虛傳。於是觸發了我積累了多時思鄉之情,藉著食物作為療劑。

關於鹿特丹的遊記與建築故事,我在之前已經寫了兩篇文章,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鹿特丹·一日遊

鹿特丹市場 Markthal

說起荷蘭,很多人都會想起風車來。可是在城市是完全不見其蹤影的。要看風車,有一個去處,離阿姆斯特丹15公里外,有一個風車村,叫桑斯安斯Zaanse Schans,乘坐火車然後沿著路標指示步行很快即可到達,非常方便。

這天起床的時候天氣仍然陰霾,霧氣迷蒙。不料坐上火車後太陽竟然露出他一小半高貴的臉來。於是,灰蒙蒙的天變藍了,心情也一下子興奮起來,盼著這零碎的陽光能持續得久一點,再久一點。

風車村景色如畫,房子,河流,綠地,樹木,配上難得的冬季陽光,每一處都讓人流連忘返。

一座座的大風車近在咫尺,在西風的驅使下,緩緩地轉動著。荷蘭被稱為“風車之國”,可見風車在荷蘭發展中所處的重要地位。由於荷蘭地處低窪,無法利用水力,可是卻全年西風不停,於是為了生存和發展,荷蘭人利用風力來取代水力。風車一開始用於磨麥之類,後來經過改良,用途廣泛了許多。荷蘭的發展,風車在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在風車村,除了有風車,還有木鞋——其實在荷蘭,木鞋是真正無論在哪裡都可以找到的。木鞋作為荷蘭的另一代表,無論是原木材質還是色彩紛揚,無論大如船隻還是小如指甲,處處都透著精緻與可愛。由於木鞋即可防潮,又能有效保護腳趾,鋪上稻草還能防寒,所以最初受到荷蘭人的喜愛而被一代代傳承了下來。直到今天,雖然穿木鞋的人少了,可是木鞋仍然在荷蘭人的日常生活中以裝飾品,信物或者紀念品存在,也成為了荷蘭特有的一個特色。

奶酪是荷蘭另一樣代表——雖然對奶酪不熟悉,可是那些穿著荷蘭特色服飾手提牛奶桶的姑娘倒是從小就在牛奶罐上見到的。在風車村中,有一家專門出售奶酪製品的小店。

難得太陽一直都沒有退場,在風車村呆了整整一個上午,直到下午將近兩點的時候才離開,坐火車去海牙Den Haag

在火車上天色就開始陰沉了下來,不多時車窗上還出現了雨點。

到海牙的時候雨倒是停了,可是太陽也不見蹤影。雲層很低,濃墨重彩地仿佛在醞釀一場雨。本來要去微縮城的計劃,由於天氣不佳決定取消,省下的一張博物館金票換做去Heineken experience (喜力啤酒博物館)——聽說有免費啤酒喝,這對我又是另一個誘惑。

來到海牙,第一個吸引了我的建築就是火車站,如樹幹般的支柱和半遮罩的屋頂使得整個大堂採光極佳,突然覺得自己好喜歡看各種不一樣的火車站設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乘坐頻繁的緣故,看到火車站,無論好壞大小,總會忍不住多看一眼。

在海牙其實就只有微縮城一個行程,既然取消了,那麼就在城市中亂走。途中經過了騎士廳,和平宮等地,最後的晚餐還是到唐人街解決——鹿特丹和海牙的中餐都比較便宜,回到阿姆斯特丹,價格就比較貴了。

這幾天在荷蘭幾乎就沒有乘坐過交通工具,去哪裡都是靠走的。晚上回到阿姆斯特丹的時候人已經好累,回酒店洗個熱水澡然後就一頭倒在床上。

睡前想了一下,手上還有三金兩銀五張博物館票,外加安妮之家的預約,共有六個博物館要去看,時間其實還蠻緊的,

荷蘭行(下)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