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大劇院是由已故的著名建築師ZAHA HADID操刀設計的。

建成以後網上報上的評論對其讚不絕口,稱其狀如靈石,充滿奇思妙想,內部設計絕倫,音響效果世界一流。

作為一個在廣州出生並生活了二十多個年頭的我,雖然現在相隔萬里,也必定找個時間去好好膜拜一下。

當時去的時候沒有歌劇上演,於是買票入內參觀,結論如下:

首先,在去之前已經看了其設計說明,對這兩塊價值13億元的靈石頗為好奇。HADID的設計是典型不管周圍環境的,這個設計並無例外。這兩塊石頭,可以說是珠江之石,難道就不可以說是黃浦江之石?松花江之石?又或者塞納河之石,多瑙河之石?甚至將其置於湖邊,難道就不可以是湖水沖刷之石?

看了外部體量之後首先佩服的是其結構工程師團隊。不過女魔頭的設計一貫如此,也就不多說了。建築造型其實一般,比起她許多建築作品頗有不足。尤其是這兩個體量和周圍的建築環境無法無縫融合顯得特別彆扭。城市天際線在這座建築物產生以後沒有被優化,這座不規則而且樓高如歐洲建築的作品和周圍林立的傳統式摩天大樓們顯得格格不入。遠看之時,後排的高層建築壓著這座別具一格的設計,削弱甚至消滅了其特色強烈的建築輪廓線。而近看之時,又老是有高層建築穿插於背景,完全破壞掉其建築的外部特色。

其次,當我們步入室內,卻是另一番景象。同樣要佩服其工程師團隊。不規則的線條和特色張狂的體量設計在內部中體現出其價值來。置身其中,實在非常奇妙。每走一步,看到的景物都有變化。由於曲綫被大量應用到室內的幾乎每一個元素當中,所以視野變化也存在於每一個移動當中。對於我,這是一座室內遠遠有趣過室外的建築作品。尤其在歌劇廳和排練廳,更是夢幻無比。

沒有聽歌劇也就無法評論其音響效果,不過即使聽了,或許也品不出什麽來。不過既然資金充足,聘請到世界一流的聲學大師,而聲學設計和建築設計又截然不同,好與不好都是客觀事實,那麼,這必是一座音響效果上佳的歌劇院了吧。

參觀完了後我忍不住好奇。很想知道當時評委們是如何選中HADID的方案。雖然該方案設計新穎,充滿了ZAHA特有的設計風格,內部設計也確是非常棒。可是體量設計的說明明顯牽強,與整個城市規劃又頗有衝突,而且造價高昂,然後費用又一再超標(HADID的設計在施工時老是大超預算好像已經不是什麽新鮮事了吧?),在缺點多於優點的情況下,爲什麽還是選中了這個方案呢?或者,只是因為她的明星光環?

個人覺得,在這個時代,有太多的明星。衹要出名了,就做什麽都行。尤其像建築師,設計師,藝術家等等這些偏向主觀的行業,在出名前與出名後相去甚遠。王澍在拿到2012年普里茲克建築獎之後,有人說道:“之前看他的建築都不覺得原來那麼漂亮!”

建築師是一個幕後的工作,我們需要很多的時間來研究方案,調整設計。出來的建築作品才是幕前的明星。個人覺得,不應該推崇某一個建築師為明星,不能因為其設計過好作品就盲目追隨。而所有的設計作品都擁有其兩面性,優缺點並存是非常正常的,無需刻意去掩蓋缺點,放大優點。更無需用一些毫無意義的詞句來深化一個作品。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