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一號,與巴黎匆匆一聚。

闊別十八個月,這座城市沒有什麽變化。

其實幾乎所有的歐洲城市都是如此,數年乃至數十年面容不改。尤其是舊區,那些幾百年的房子對於他們實在是無價之寶,在城市規劃的規章中被嚴格保護。

即使如此,舊建築并不是用於參觀而已,他們直到今天仍然承擔著作為一座房子的責任與義務。住房,商店,政府部門等等,很多仍然是在這些舊房子裡面。

巴黎號稱浪漫之都,於我,卻不儘然。

沒有巴塞羅那的熱情,巴黎人的臉孔難得舒展開來。在這裡,笑容是奢侈品,不會隨意饋贈。

老年人比較友好,年輕一代大多冷漠。

儘管如此,巴黎有著她特有的風情,特有的美麗。她的高傲,與生俱來。

巴黎,無法被取代。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