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概念設計。

話說2014年二月,哥本哈根動物園裡面一隻名叫Marius的健康成年長頸鹿,由於其基因不適合參加繁殖計劃,被動物園方面當衆人道毀滅——方法是電擊——然後再當衆肢解,碎塊被運往動物園內餵給獅子等猛獸。

全世界有兩萬多人簽名請求動物園網開一面,也有其他動物園答應收留Marius,只是因為哥本哈根動物園評估後覺得Marius的前途不明朗,所以仍然決定將其處死。

圍觀的有記者,有市民,還有一群未成年的小朋友們。

不知道當孩子們看到這頭可愛的長頸鹿轟然倒地再被就地切成碎塊有什麽感想?


這年夏天,我有機會參加了一個位於哥本哈根的能源方案設計。在尋找設計靈感過程中,我與團隊提出了一個基於有關熱愛與尊重生命的主題,重提了Marius無辜被戮一事。

逝者已矣,說什麼也沒有意義。再說只是一隻長頸鹿,而且專家也說了,殺了它某程度是為了它好(免得其日後受罪)。

人為了使自己的行為“合理化”,再奇怪的邏輯都可以編排出來——這早就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使我耿耿於懷卻是事情發生的地點和方式——當著眾多兒童面前殺戮和肢解(官方用詞為解刨,孩子們的用詞為切碎,我選擇了最接近事實的詞語)。

面對這許多學齡前的孩子,如何向他們解釋這些基因和繁殖計劃的複雜問題?如何解釋要把其剁碎了然後餵給獅子的行為?

我看到的只是一個不尊重生命的行為,一個對生命冷漠的態度。


孩子是國家與社會的未來,如何教育他們比什麼都重要。在這個事件當中,恐怕孩子們學到的不是那些艱深的生物知識,而是更加直觀的對一條生命血淋淋地摧毀和踐踏。

無論如何,當生活遇到麻煩的時候,選擇摧毀生命本身並不是一個應該被提倡的方案。

我們希望,Marius不要被過快遺忘。它曾經美麗的斑紋將化為綠地和道路,為人們提供一個憩息與思索的園地。

於是在設計當中不僅要顧及到風能的利用,而且也要考慮到公園象征意義上的表達,以及如何開闢出一個為提供散步,閱讀思考等活動以及與大自然(天空,海洋和綠地)交流的空間。善良是人類發展最重要的品質,必須要把其灌輸給我們的孩子。如果人類不善良,科技發展越快,世界越危險。


建築師不僅僅是設計房子的人,也可以是講故事的人。借用一個設計來講個故事,表個態度,有時候也是我們對這個社會應盡的一點責任和義務。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