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Francis Soler在巴黎這個時裝之都裁製了一套建築外衣——他為法國文化及通信部穿上了一件鋼鐵蕾絲。話說這套蕾絲設計靈感來頭不小,是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家Giulio Romano的繪畫作品中的人物,經過電腦變形直到有了一種阿拉伯式花紋的形態,產生出一種半遮罩的效果——既不妨礙舊建築立面的呈現,又加入了新的現代建築元素,同時不會破壞從內部窗口觀看街道/天空景色。

直到今天,仍然有許多建築師沒有看懂這套鋼幕是什麽東西,有許多人和我說是詩歌轉換,是阿拉伯文字變形,是繪畫中的物件解構……而得出來的結論卻大致相同,就是說,看看人家這設計,多麼有底蘊,多麼有歷史感!

柯比意說,房子是居住的機器,功能為上。密斯說,少即是多,細節是上帝所在。直到目前為止,好像再也沒有什麽實實在在的建築理論了,大多數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

和不少的藝術家和建築師合作過,發現很多人都是先做作品,再想設計說明。也就是說,理論存在於作品之前,換句話說,就是,先有了果,再創造因。

語言有時候是最好的包裝,一件很普通的作品,可以由一個故事或者理論包裝得曼妙動人。

這是歧途。

曾經看見一個小孩子畫了一棵藍色的樹,我問他,爲什麽是藍色的?好像沒有藍色的樹吧?!他看了我一眼說,就是這樣的,它很美,而且我喜歡!

或者,這就是一份最有創意而且最誠實的設計說明了!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