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  晴

同事問我:“如果你不做建築,會做什麼?”

我說:“哦,做記者吧,專門寫食物。”

我小的時候是一個好吃鬼,現在也是。三歲定八十,估計老了也不會變。

中國有句話,叫食在廣州。從出生到來法國之前,我就生活在這座城市。到法國的第一個星期,最不適應的就是食物。

不說別的,僅僅只是早餐,隨便一家粵式茶樓的款式即可繁多到擺滿一個圓桌不帶重樣。味道也不同,甜酸鹹辣什麼都有。價錢便宜,三塊錢人民幣即可滿足了五臟府。當年剛剛出爐的菠蘿包,一塊錢人民幣可買三個。以當年的匯率,一塊錢人民幣相當於十歐分,那時候連一根最便宜的baguette(法式長棍麵包)也買不到。(當時我知道的最便宜的長棍麵包是超市Leaderprice裡賣的三十歐分)

當然也有中餐館。可惜許多老闆都沒有在認真做菜,對於他們,賺錢最重要。錢一賺夠,餐館就賣給下一手。所以不要說菜式得過且過,有的連衛生情況也非常糟糕——被衛生部門因此勒令停止營業的也時有聽聞。

自然也有好的,可惜鳳毛麟角。不過現在回到廣州,假貨充斥。人們只要掙快錢,黑心食品到處都是,即使去到香港,要找以前的味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使有好餐館在附近,天天去也不是方法。所以每一個留學生的必修課,就是必須學會自己做菜。

因為愛吃的關係,到埠第二天就開始找超市,自己鼓搗著做點家鄉菜。可能是因為以前也看父母做菜的關係,炮製出黑暗料理的經驗倒也不多。

有一次請同事吃飯,做了麻婆豆腐,白斬雞和一個青紅蘿蔔排骨湯,從買菜到上桌,同事全程陪同,兼偷師。

所有菜材料最重要,肉類都選當天出品的。豆腐要找日本的嫩豆腐,豆香味才夠。豬肉要肥瘦五五分,沒有豬油不過癮。不要用豆瓣醬,要用紅辣椒油爆,加大量蒜蓉。 雞剛熟即可,骨中帶點紅為剛剛好。然後要入冰桶,用冰塊按摩雞身,這樣雞皮口感才好。排骨湯我喜歡加薯仔,不過在煮好前半小時才和鹽一同加,否則薯仔化掉湯還沒夠火候。

同事覺得好簡單,完全顛覆了他們覺得中菜難做的印象。只有一件事情他們覺得很危險——你們的刀怎麼那麼大一把?!

那天大家都吃得好開心,順便我還教了他們一句廣東話:“兩餸一湯,白飯任裝。”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