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日  晴

天氣轉暖,Canigou雪山的雪線開始上移。今天早早起床,背著相機去城市的另一頭拍雪山。

本以為對這座城市了如指掌,卻居然坐錯車,導致上班差點遲到。

這個不好的兆頭在進入辦公室的時候被應驗——上個星期定下的設計稿,今天被告知要重做。

修改和重做是幾乎每個設計都要經歷的過程。至今最煩的一個方案的過程是這樣的:重做,修改,再修改,再重做,又修改,太貴了,再改,還是貴,再再改——我的天,原來地契有問題耶,擱置,三年後地契官司打完,然後設計要求改變了,全部重來,然後又修改……直到上個月才把申請建築許可的文件上交上去,目前還在等待審批中。

所以呢,做一座建築的週期可以非常長——而這一切,我已經漸漸習慣了。

可是最怕的並不是被上司/客戶“槍斃”方案,最怕的是方案“死因不明”。今天這個案子就有點這樣,上司也沒有說哪裡不好(而明明上個禮拜還說好的),突然就讓重做——只好憑感覺來猜,依靠各種旁敲側擊的問話和對其品味愛好的瞭解再加上一些運氣才慢慢揣度出來。

最後的成品我並不喜歡——當然這純粹是個人意見,不過心中就很嚮往有一天可以自己決定方案,做自己喜歡的設計。

Facebook Comments

發表迴響